贾文娟 《开放时代》《南厂田野与生命历程》

创建时间:  2018-12-03  徐芬芳   浏览次数:   返回

【作者】贾文娟

【期刊】开放时代;201801期;2018-01-10

【摘要】< >现在想来,横亘在研究者与田野之间的,可能恰是我们的敬畏。我的田野选择是出于对个人生命历程进行反省的渴望。我成长在太行山脚下的小城,她伫立于中国南北大干线京广铁路之上,因具有丰富的矿石资源,20世纪50年代建设了大批重工、机械与采矿类的国企。我们家族几乎所有人都在国企工作。七八岁时,舅舅曾带我和表姐参观过化工电机厂的车间,直到今天,我还对那个充满铁锈的嘈杂空间记忆深刻。单位生活,于我而言就是免费的电费、水费、取暖费,周末人满为患的澡堂、

 


上一条:邓伟志 《探索与争鸣》《“改革学”刍议》

下一条:计迎春 郑真真《中国社会科学》《社会性别和发展视角下的中国低生育率》


贾文娟 《开放时代》《南厂田野与生命历程》

创建时间:  2018-12-03  徐芬芳   浏览次数:   返回

【作者】贾文娟

【期刊】开放时代;201801期;2018-01-10

【摘要】< >现在想来,横亘在研究者与田野之间的,可能恰是我们的敬畏。我的田野选择是出于对个人生命历程进行反省的渴望。我成长在太行山脚下的小城,她伫立于中国南北大干线京广铁路之上,因具有丰富的矿石资源,20世纪50年代建设了大批重工、机械与采矿类的国企。我们家族几乎所有人都在国企工作。七八岁时,舅舅曾带我和表姐参观过化工电机厂的车间,直到今天,我还对那个充满铁锈的嘈杂空间记忆深刻。单位生活,于我而言就是免费的电费、水费、取暖费,周末人满为患的澡堂、

 


上一条:邓伟志 《探索与争鸣》《“改革学”刍议》

下一条:计迎春 郑真真《中国社会科学》《社会性别和发展视角下的中国低生育率》